Posted on

阿根廷如何输掉马岛战争:守着65万只羊喊没饭吃13000人当俘虏

英阿马岛战争,是一场具有高技术特征的局部战争,是一场大规模海空作战和渡海登岛与抗登岛作战,英阿双方战略决策上都存在着严重的失误,这对我们进行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具有比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更现实的借鉴意义。

英阿马岛主权争端由来已久,经过联合国多次审理和调解以及英阿双方的谈判都未能解决。70年代后期,阿根廷出现了经济衰退和政局动荡,人民的不满情绪日益增长,政府威信不断下降。在危机四伏的国内形势下,加尔铁里总统认为:如果能从英国手中一举夺回马岛,满足国内人民100多年收复马岛的愿望,定能提高政府威信,稳定政局。至于战争前景,加尔铁里总统进行了充分的“妙算”,他认为:

●二战结束以后,英国已失去了海洋军事大国的地位,航空母舰已由二战结束时的12艘下降到2艘,主要作船由1350艘下降到不足百艘;同时英国又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主要成员,陆、海、空军主力都部署在欧洲大陆,与以苏联为首的华约组织成员国对时,英国在马岛常驻军队只有近百人,没有抵御阿军攻占马岛的能力。

●鉴于北约与华约的对峙形势,美国与北约其它成员国不会同意英国从欧洲大陆抽调大兵力来对付阿根廷。

●美国是阿根廷最大的投资国,阿美关系十分密切,阿军的大部分武器装备都是由美国提供的。美国要维护其在南美洲的战略利益,加之英、阿都是美国的好朋友,估计美国在英阿冲突中将持中立态度。阿根廷同欧洲联盟各国关系也比较密切,法国、西德也是阿军火主要供应国。阿判断冲突中西欧各国也将持中立立场,并将同美国一起在英阿两国间着力调解。

●阿收复马岛后,英国可能做出如下反应:一是全力与阿打一场大规模战争,夺回马岛;二是出动一定数量的兵力,对阿根廷大陆沿海或马岛海域实行海上封锁,袭击阿海上舰船或驻岛守军,作为报复;三是进行兵力调动,摆出一副打大仗的架势,以战争威胁来加强其在尔后谈判中的地位;四是与阿断交,冻结阿在海外的资产。加尔铁里总统乐观地估计,英国无力与阿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连采取海上封锁和袭击报复行动的可能性也不大,英国最有可能的反应是武力威胁、谈判、断交和冻结阿在海外资产。

综合以上分析,加尔铁里总统决心冒一点风险,以武力收复马岛,了结人民的百年夙愿。1982年3月18日,阿根廷派出60名“工人”,以拆除一个旧鲸鱼加工厂为名,登上南乔治亚岛,在岛上升起了阿根廷蓝白相间的国旗,敲开了走向战争的大门,实施了代号为“罗萨里奥行动”的军事行动。阿军虽不费吹灰之力攻占了马岛,但战争的最终结果众所周知,加尔铁里乐观的“妙算”换来的是悲惨的结局。

对马岛重要地位和价值认识充分而保护不力马岛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扼南大西洋和南太平洋的航道要冲。战时,一旦巴拿马运河被封锁,经南美洲合恩角和南极半岛之间的德雷克海峡和航线就成为沟通两大洋的唯一通道,而马岛位于这条航线的要冲位置,故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军在马岛都设有海军基地,驻有海军舰队。

1914年12月和1939年12月多次同袭扰航道安全的德国舰队交战;马岛还是南极考察和开发南极最便利的前进基地和中间补给站。在人们越来越关注南极大陆的开发和利用的当今时代,马岛的重要地位与作用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马岛南部海域,包括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德韦奇岛在内,蕴藏着至少2000亿桶石油以及大量石油气资源,有人预言,这个地区有望发现像英国北海油田那样大,甚至大几倍的油田。

对于如此重要而又存在巨大争议的马岛,英国却只派遣了由驻马岛总督雷克斯·亨特率领的近百人的守岛部队。马尔维纳斯群岛岛多而广,地形复杂,海岸线曲折漫长,可供登陆的岸滩很多,军事专家估计,要对马岛实施有效的全面防御,至少要部署5万人,所以英国近百人的守岛部队形同虚设。

对阿方的战争警告置若罔闻,毫无戒备1982年2月,双方在纽约的最后一次谈判破裂,双方关系越来越紧张,阿指责英:“对严肃的谈判缺乏诚意”,并声明:“关于马岛主权问题,阿保留采取其他手段的权利。”两国曾一度召回本国大使,中止外交关系。

在这种紧张局势下,撒切尔夫人并没有将谈判时阿方的警告当一回事。因为两次世界大战中,在英国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作为中立国的阿根廷,也没有乘人之危。因此,撒切尔夫人一厢情愿地断定阿根廷不可能武力攻占马岛。因此没有采取任何相应的防范措施,导致战争初期,一度陷于极其被动的境地。甚至于在马岛战争险胜之后,撒切尔夫人来北京进行香港问题谈判时,马岛阵亡英军将士的幽灵还在她心头萦绕,使这位“铁女人”摔倒在石阶之上。

应急反应4月2日阿军攻占马岛,这一爆炸性新闻使英国朝野上下震惊,各反对党纷纷发表谈话和声明,猛力抨击保守党政府未能及早采取有力措施保护马岛,要求追究内阁责任,甚至要撒切尔夫人下台。设在伦敦唐宁街10号的首相官邸顷刻陷入了极度紧张之中,面对国内外的强大压力和挑战,被称为“铁女人”的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定下了铁的决心:

●立即与阿根廷断绝外交关系,承认两国之间已经发生了“敌对行动”,但并不向阿宣战;

●立即对阿实行经济报复,冻结阿政府和私人在英的全部资产,中止对阿发放信贷援助;

●以”受害者”的身份积极开展外交活动,争取国际上的支持和同情,并要求联合国宣布阿为“侵略者”;

此时英国所有的政治、经济、外交斗争都围绕对阿根廷保持最大限度的军事压力而展开。4月3日,英国议会打破了周末不开会的惯例,召开紧急会议听取和审议撒切尔夫人代表内阁所作的关于马岛问题的处理报告。为贯彻和执行议会批准的政府的战略决策,撒切尔夫人于当天改组了内阁,成立了她本人担任主席的5人“战时内阁”,作为最高战略决策机构,“战时内阁”决定立即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商量,把编入北约机动部队中的英国航母和12艘战舰及潜艇抽出,与国内一些舰船组成特混舰队,开赴马岛。

在阿占领马岛后的第3天,英军特混舰队主力即启航开赴战区,就近泊港的舰只紧急出动,在大西洋和直布罗陀海峡演练的舰只没有返回本土就直接向战区机动,在航渡中编队并进行战前演练。这样,从事件发生到完成备航、出港远征仅用了3天时间。

从特混舰队仓猝出港远征到马岛战争结束,英军共损失导弹驱逐舰2艘(“谢菲尔德”号和“考文垂”号)、导弹护卫舰2艘、民用商船和登陆舰各1艘,受伤舰船12艘,损失飞机34架,英军死亡和失踪255人,伤777人,被俘91人;耗费战争经费21亿美元,平均每小时耗费120万美元。虽马岛失而复得,但所有这些损失可以说都是由撒切尔夫人战略上的判断和决策失误所造成的。

加尔铁里原是阿军界德高望重的将军,临危受命,接任总统,带领阿人民走出困境,没想到,不但困境没有摆脱,却在马岛战争中书写了他人生重重的败笔。由于他战略决策上的严重失误,导致马岛得而复失,阿军损失惨重。

对英国做出的反应判断失误,导致战争准备不充分战后,加尔铁里总统说:“我绝没有料到英国会如此大动干戈。”加尔铁里总统并没有与英打一场大规模战争的准备,出于英国不会动武的错误判断,轻率出兵攻占了马岛。当英特混舰队已出发,战争己迫在眉睫之时,加尔铁里总统还自信地说:“这是恫吓,不是战争”。

错误的判断导致其在战争准备上相当不充分:在政治外交上,尽管阿攻占马岛,举国欢庆,群情沸腾,但由于缺乏政治动员,对实际作战几乎无任何支持;马岛战争爆发后,阿根廷竟还照常与英国签署石油协定;英文报纸继续在阿发行;外交往来仍按传统方式进行;不冻结或没收英国在阿的巨额财产与投资……这一切在战争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在作战物资准备上,在阿军攻占马岛到英国特混舰队到达之前的28天时间里,虽然向马岛紧急运送了一批作战物资和给养,但根本无法满足维持13000多人的守岛部队作战与生活的最低标准。有人提醒马岛粮食会紧张,加尔铁里总统却说:“马岛有65万只羊,可就地取食,守岛部队绝不会蠢得连这一点也想不到吧?“

事实上,守岛部队确实蠢得连这一点也没有想到,部队两天才吃一顿饭,饿得根本无法作战。由于缺少防寒物资,不少人因严重冻伤而截肢。守岛部队不仅缺衣少食,武器弹药、医疗设备和药品也严重不足,严重地影响了士气,削弱了部队战斗力。此外,阿战场建设也不尽人意,战前一位将军建议:“应立即在马岛修建大型空军基地,否则大多数飞机不得不从阿大陆起飞,在马岛上空只能作战两分钟。”加尔铁里总统却说:“够了,以色列人一分钟就可以打一个漂亮的空战。”

对美国及北约盟国的态度判断失误美国及北约盟国的态度与加尔铁里总统的判断完全相反。当英国请求把编入北约机动部队中的英国航母和12艘战舰及核潜艇抽出时,北约集团最高指挥部当即表示同意,并支持英国的军事行动;法国、西德等成员国于4月7日宣布对阿实行武器禁运;美国表示同意英舰在美国管辖的大西洋中部的阿森松岛设前进基地,进行补充和休整,同意英国动用北约集团储存在英国的军用战略物资。

阿森松岛位于大西洋中部海域,北距英国本土约3718海里,南距马岛约3300海里,面积88平方公里。1815年被英国占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国在岛上建立了一些港口设施,作为其海军的一个驻泊点。1962年,英国为了节省军费开支,在保留主权的条件下将该岛租借给美国,作为美在大西洋中部的一个重要军事基地。美在岛上除建有现代化码头设施外,还建有一个能容纳30余架大型远程战略轰炸机起降的机场,是英军最理想的物资中转站。

美国全力支持英国对阿根廷的军事行动,向英提供了一切岛上军事设施和仓库的使用权,并向英军提供了150万加仑航空油料和武器零部件,此外还向英提供大量的卫星侦察照片。战争中,英军轰炸机基本上都是从阿森松岛起飞支援特混舰队和登岛部队作战的。英军还利用美在该岛上修建的大功率电台向阿发动宣传战,动摇阿军军心。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阿森松岛作为前进基地,马岛战争的胜负实难预料,加尔铁里总统的“朋友”们都背叛了他。

对袭击英运输补给线的战略意义认识不足由于英国战略上的失误,战争准备非常仓猝,又因其海军实力确实如阿根廷所料已今非昔比,故英国动员了大量商船和油船随特混舰队开赴马岛,担负特混舰队的后勤支援任务。45000吨级的“堪培拉”号客轮4月5日被征用,仓猝改装为运输船后,于7日载运1个伞兵营启航;“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号大型客轮从美国刚返航,用一周时间改装成1艘大型运兵船随特混舰队出征;“大西洋运送者”号集装箱货船经过7~10天时间改装成为作战舰船;“乌干达”号商船经2天时间改装成1艘装备有全套医疗设备的医疗船……

阿根廷有因击沉英“谢菲尔德”号导弹驱逐舰而令撒切尔夫人“目瞪口呆”的“超级军旗”战斗机,相信用以攻击英担任运输补给任务的民船还是绰绰有余的;用阿海军“5月25日”号航母去攻击英国的“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号大型客轮定是“牛刀杀鸡”……而事实上当英特混舰队南下,向战区开进时,阿海空军几乎无所作为,此时加尔铁里总统又希望采取非战争的方式解决马岛危机,并把这一希望寄托在事实上已完全站在英国一方的美国政府的调解上。

最终导致马岛的得而复失,阿军也损失惨重:损失巡洋舰1艘(阿唯一的巡洋舰“贝尔格拉诺将军”号)、潜艇1艘,其它船艇6艘,被击落飞机94架,另有23架飞机被毁于地面,15架飞机被英军缴获,总计损失各型飞机132架,占阿军各类飞机总数的53.4%;阿军阵亡746人,受伤1053人,被俘11845人;消耗战争经费10亿美元以上,这些损失与马岛的得而复失重重地压在加尔铁里总统的心头,成为他心中永远的痛。

英阿马岛战争虽已过去多年了,但只有马岛战争才是二战结束以来规模最大、对抗最为激烈的海空作战和渡海登岛与抗登岛作战,英阿双方的战略失误更为引人注目。因此,马岛战争对远离大陆的岛屿作战具有更现实的借鉴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